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迈克尔杰克逊演唱会100万张门票4小时卖完,人生最后24小时曝光

2023-05-14 18:12:00 575

摘要:点击此处观看完整版视频2009年3月5日,50岁的迈克尔.杰克逊在英国伦敦O2体育馆(The O2 Arena),宣布将于7月起在这里举行10场演唱会。他将演唱会命名为This Is It“就是这样”,并称之为其音乐生涯的谢幕演出。这是时隔...

点击此处观看完整版视频

2009年3月5日,50岁的迈克尔.杰克逊在英国伦敦O2体育馆(The O2 Arena),

宣布将于7月起在这里举行10场演唱会。他将演唱会命名为This Is It“就是这样”,

并称之为其音乐生涯的谢幕演出。

这是时隔12年来,杰克逊首次举行大型演出,歌迷们都沸腾了。

短短45分钟内,10万张演唱会门票被抢购一空。

两个小时后,另外的9万张预售票也统统告罄。

面对“前所未见的需求量”,演唱会承办商AEG演出公司,迅速做出反应,

将原本的10场演出追加到了50场。这意味着杰克逊将从2009年7月一直唱到2010年3月。

即使是这样,100万张门票也在4小时内全部卖光。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歌迷担心以迈克尔杰克逊当时的身体状况是否能撑得下来50场演唱会。

事实证明,歌迷们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2009年6月25日,就在首场演唱会原定日期的几天前,

迈克尔以一种悲剧的形式提前出现了全世界面前。

美国媒体TMZ在当天太平洋标准时间14点44分率先向全世界报告了迈克尔.杰克逊的死讯。

紧接着,推特(Twitter)、《洛杉矶时报》、维基百科和一些即时通讯工具

都因为大量用户同时搜索关于迈克尔.杰克逊的消息,而发生了短暂的瘫痪。

迈克尔.杰克逊的骤然离世,甚至他的一生都充满了种种谜团和争议。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顶着荣耀皇冠的同时,也背负着无数的骂名;

被全世界狂热追捧的同时,也面对着最恶毒的谩骂。

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这位King of Pop流行音乐之王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1958年出生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加里市。

父亲乔·杰克逊Joe Jackson与母亲凯瑟琳·杰克逊 (Katherine Jackson) 1949年成婚,

家中共育有7个子女,迈克尔排行老七,是最小的一个,却也是音乐成就最高的一个。

将迈克尔领到音乐殿堂的人正是他的父亲老乔。

Joe Jackson在当地的一家钢铁厂当工人,收入并不高,但却有一颗热爱音乐的心。

他和朋友们利用空余时间组建了一支叫做The Falcons猎鹰的摇滚乐队,

偶尔还会参加一些演出来补贴家用,不过并没有很成功。

也许是受到了父亲的熏陶,老乔的几个孩子都爱上了音乐。

尤其是小儿子迈克尔,简直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发现了孩子们音乐才华的老乔灵机一动,

干脆让儿子们组成了Jackson 5杰克逊五兄弟组合出道,

并让只有几岁的迈克尔杰克逊站C位。

每到周末,老乔就会开车送孩子们去各种俱乐部和酒吧演唱,

渐渐地,“杰克逊五兄弟”这个演唱组合开始在当地小有名气。

1967年,组合有了他们的第一支打榜歌曲《Big Boy》。

随后与汽车城唱片公司(Motown)签约,

于1969年推出了第一张专辑(Diana Ross Presents The Jackson 5)。看着儿子们成名有望,老乔便举家搬到了加州,开始全身心发展儿子们的演艺事业。

很长一段时间里,老乔都担任着子女的经纪人。

对最有天赋的小儿子MJ也是尤为关照,并不遗余力地将他推向成名的巅峰。

1972年,14岁的迈克尔.杰克逊单飞,推出了自己的单曲《Ben》,

成为他的首支榜单冠军单曲。迈克尔.杰克逊也是美国历史上获得单曲冠军最年轻的艺人。

此后数十年,迈克尔.杰克逊仿佛是着魔了一般,在音乐与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顺畅。

1982年,他的专辑《Thriller》(颤栗)蝉联了美国Billboard 音乐排行榜冠军37周之久,

创下了1.1亿张的销量记录,至今无人能够打破。

专辑同名主打曲《Thriller》的音乐录影带还成为了现代MV的鼻祖。

在此之前,音乐录影带里,歌手们往往都是单一的唱唱歌,跳跳舞。

但迈克尔在这支MV中,不但又唱又跳,而且还衍生出了独特的剧情,

一首歌下来,观众们仿佛看完了一部微电影。

所以迈克尔杰克逊也被认为是现代MV的发明者。

1983年5月,迈克尔·杰克逊在一档汽车城唱片公司成立25周年纪念的电视节目里,

首次展示了他的特殊舞步,Moonwalking月球漫步。

这种滑步制造了一种特殊的视觉效果,给人一种明明在向前行走却后退的幻象。

此后月球漫步的热潮迅速席卷全球。

作为父亲,乔. 杰克逊既是把儿子迈克尔推上荣誉巅峰的人,

也是亲手毁了孩子们童年的人。

他强硬和严厉的管教手段给孩子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深深的伤害。

1993年,MJ接受了知名主持人奥普拉的全球直播采访。

面对种种提问,他总是笑着回答,语调温柔而有力,只有当提到父亲乔时,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爱我爸爸, 但我不了解他。”

杰克逊家族的孩子们都是没有童年的。

每天三四个小时的上课时间之外,其他时间都在录音棚里面排练。

老乔就拿着皮带坐在傍边的椅子上,只要孩子们稍微表现不好就是一顿毒打。

周末的演出总是拍的很满,有时候一个周末甚至接十几场演出,

经常唱到凌晨4、5点钟,老乔才会带着孩子们回家,一路上还会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当被问到是否害怕父亲时,

MJ的回答是:“非常怕!怕到有时他来看我,我就会生理性地开始呕吐。”

最让MJ感到难过的是,从有记忆开始,父亲就指责他五官长得不够好看,

尤其是鼻子又大又塌。正是这样的抨击,让MJ承受了一生的梦魇。

老乔从不表达爱,也从来不会夸奖孩子。

在MJ的记忆里,有关父亲的唯一温情的回忆,是在他四岁时,一个节假日里,

父亲把他放在了小木马上。他说虽然只有那么一次和父亲一起玩耍的经历,但那感觉真好。

这也成为了日后MJ斥巨资打造自带大型游乐场的梦幻豪宅Neverland(乌有乡)的初衷。

1993年

如果要在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生涯这种挑出一个最特殊的年份,那么无疑是1993年。

就像狄更斯所说的:这是最好的时光,也是最坏的时光。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 Charles Dickens)

这一年,迈克尔杰克逊拿下了各大音乐奖项。他走进了白宫,得到了总统的接见。

最值得一提的还是1993年1月31日,杰克逊在美国超级碗中场秀上的表演,

缔造了音乐历史上最伟大的15分钟,全球音乐迷为之疯狂。

无与伦比,旷世经典,无论你用什么样的形容词,都不过分。

在那次表演中,杰克逊演唱了《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这首歌。

开始演唱之前,迈克杰克逊手里拿着指挥棒,指向了现场观众席。

此时,在现场观众的配合下,观众席上出现一个个巨型儿童画像。

紧接着,响起了童声合唱版的《we are the world 》。

杰克逊站在孩子们中间,和他们一起演唱。

最后一副世界地图缓缓升起,寓意非常明显,呼吁世界和平和爱,

一下子升华了演出的主题,已经超出了简单商演的范畴。

《we are the world 》这首歌是1984年,迈克尔杰克逊与莱昂纳尔.里奇共同创作的。

当时非洲遭遇了世纪大饥荒。

次年,在迈克尔杰克逊的邀请下,45位当红歌星共同走进录音棚,

仅仅耗时一晚就录制好了这首世界名曲。

后来,这首歌至少为非洲灾民募集了6000万美元的支援金。

然而就在这辉煌时刻过后的仅仅6个月,

1993年8月,49岁的埃文.钱德勒(Evan Chandler) 控告迈克尔杰克

逊猥亵了自己年仅13岁的儿子乔迪(Jordy)。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年之内,迈克尔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娈童案

为了弥补童年的缺失和不幸,1987年,迈克尔杰克逊斥资1950万美元买下了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市的一座11平方公里的庄园,

并将其改造了一座自带大型游乐场的梦幻豪宅。

庄园里有私人运动场、人工湖、游乐场、电影院、动物园,

有咔嚓着齿轮前进的电动小火车,有华丽的街灯,摩天轮、旋转木马,

还有五彩缤纷的花园。

迈克尔杰克逊用经典童话《小飞侠彼得·潘》中的梦幻岛Neverland来给庄园命名,

中文被翻译为“梦幻庄园”、“虚无岛”、或者“乌有乡”。

在彼得潘的梦幻世界里, 居住在Neverland的精灵们将永葆童心,

杰克逊用“乌有乡”来隐喻自己心中深藏的那块极乐世界。

乌有乡不仅是迈克尔杰克逊的家,更是一场盛大的嘉年华。

这里面对全世界有病的、或者贫困的孩子们免费开放。

孩子们可以通过各种慈善机构来庄园参观,甚至小住。

迈克尔杰克逊与他的家人朋友曾经在这里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

只可惜彩云易散,琉璃易脆。乌有乡,这个曾经的世外桃源,

很快成为了杰克逊噩梦开始的地方。

1993年2月,因为一次汽车抛锚,

迈克尔杰克逊意外认识了某租车公司的老板David Schwartz大卫·施瓦茨。

David Schwartz的继子乔迪.钱德勒(Jordy Chandler)是迈克尔杰克逊的超级粉丝。

就这样,Schwartz一家与Michael结下了不错的交情,不仅会经常到对方家聚餐,

David Schwartz的的妻子June琼和小乔迪也成了乌有乡的常客。

可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后,一直对乔迪漠不关心的生父Evan Chandler竟然将MJ告上了法庭,

企图从MJ的资产中分得一杯羹。

尽管母亲June和继父David始终认为MJ没有对乔迪做出任何不当的行为,

乔迪也否则了自己受到侵犯的说法,但Evan Chandler不愿放弃。

他向法院争取到了对乔迪一周的监护权,希望趁着跟儿子短暂独处的时间,

改变他的想法。Evan Chandler当时是一名牙医,他利用拔牙的借口,

给亲生骨肉Jordy注射了一种叫“阿米托纳”(sodium Amytal)的药物,

使Jordy在该药物的影响下产生了虚假的记忆。Jordy的证词也从原本的“没有受到侵犯“,

变成MJ确实侵犯了我。

Evan Chandler后来在一份电话录音中暴露了他这次诉讼的真正目的,那就是敲诈。

他露骨的说道:MJ会身败名裂,他一张唱片也别想再卖出去。

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一切,这将是一场大屠杀。

要求对MJ进行全身的裸体检查。MJ同意了。随即警方,MJ以及钱德勒双方的律师,

一名医生、一名检察官、还有一名摄影师进入了乌有乡,

在MJ的房间里对他进行了25分钟的检查和拍照。

得出的结论是Jordy对MJ隐私部位的描述,有相似的部分,比如说白癜风的症状,

但也有非常不准确的地方。因此Jordy的证词不能作为给MJ定罪的依据。

这次裸体检查给MJ的身心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即使是这样,即使是流言四起,MJ依然不愿意庭外和解。

然而,当时MJ正处于事业的巅峰。

《危险之旅》世界巡回演唱会也因为这起案件取消了

1993年11月11日墨西哥站之后的所有演出。

如果继续接受调查审讯,很可能意味着工作停摆,

唱片公司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在公司的施压下,MJ被迫接受了庭外和解,

支付了钱德勒一家2000万多美金,Evan Chandler这才撤诉。

但事情到这里还远没有结束。

2002年,前BBC记者Martin Bashir马丁·巴希尔找到了MJ,表示愿意为他拍摄一部纪录片。

巴希尔曾经是BBC《广角镜》栏目的记者,靠着拍摄戴安娜王妃的纪录片而声名大噪。

MJ与戴安娜王妃都热衷于慈善事业,两人又是好友,

MJ以为巴希尔既然能够取得戴安娜王妃的信任,人品应该没太大问题,就同意了拍摄。

当时的媒体还不算发达,MJ也想要通过这部记录片来向外界展示真实的自己,

或许能够消除公众对自己的许多误解。

2002年5月,巴希尔带着他的团队来到乌有乡,开始跟在MJ身边拍摄,

一直到2003年1月才离开。然而,MJ长达9个月的友善,却没能阻止巴希尔的阴谋计划。

2003年2月,

一个半小时的纪录片《Living with Michael Jackson》(和迈克尔杰克逊一起生活)出炉,

影片中MJ成为了一个“有怪癖的、疯疯癫癫的人”。

MJ没想到,原本被给予厚望的纪录片却成为了将他推入深渊的黑手。

影片一开始,巴希尔以观察者的角色进入MJ的生活,MJ积极热情地带他参观乌有乡,

玩赛车、坐摩天轮。这边的杰克逊看起来天真快乐,

但影片的旁白却是“这是你没见过的杰克逊,他的音乐、金钱、孩子、性,还有他的脸。”

从一开始,巴希尔就没打算和MJ成为朋友,而是想要从他身上挖出劲爆的话题。

在MJ的音乐工作室里,巴希尔让MJ展示他的月球漫步。

杰克逊表示自己害羞难为情,巴希尔却语气强硬地说道,

“我知道你的害羞,但你就站起来,表演给我看一下。”

后来,巴希尔连续询问MJ的隐私经验。最后MJ表示小时候哥哥经常带着女孩子回来,

他自己的第一次非常紧张和恐惧。

就这样,巴希尔把MJ塑造了性恐惧、害怕与女孩接触、不喜欢女性的人设。

在纪录片里,迈克尔杰克逊应粉丝要求把自己的小儿子Blanket毯毯抱了出来。

但因为担心拍摄灯光太过刺眼,以及不想过早暴露孩子的容貌,

MJ用一个纱巾将孩子遮了起来。但这一切在纪录片里却完全变了味。

画面中婴儿被裹在纱巾中、艰难地进食,而抱着他的父亲则神经兮兮,絮絮叨叨地喂奶。

当MJ把孩子带回屋里时,巴希尔加了句旁白:“MJ的行为引起了我的注意”。

影片最后的部分也是争议最大的部分。

巴希尔跟拍MJ在乌有乡招待前来这里参观游玩的孩子们。

本来温馨又欢乐的场景,却被巴希尔附上了这样一段对白:

“我实在不敢相信经过1993年那场官司,MJ居然还敢让孩子们跟自己一块住?”

镜头的下一秒切换到了一名叫加文.阿维佐(Gavin Arvizo)的身患癌症的男孩,

他和MJ肩并肩坐在沙发上接受采访。

之前医生曾经诊断加文最多只能活一个月。加文当时的一个遗愿就是能见到迈克尔.杰克逊。

可他身边没有一个人有渠道联系上迈克尔。

后来一位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电话打到了乌有乡,

问他们能否安排迈克尔和加文见上一面。结果第二天,加文就接到了迈克尔打来的电话。

原本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可巴希尔的纪录片却把焦点放在了MJ和加文两个人的关系上。

影片中,巴希尔问MJ:“你都44岁的大男人了,还天天跟孩子们住一个房间,

在一起玩,你能得到什么呢?”

MJ说:“我和孩子们关系非常好,我写的歌,编的舞,都是从孩子们身上获得的灵感。

他们想睡我的床,那就睡,我睡地上就行。”

MJ明确地表示,乌有乡有足够的客房,但每个来这里的孩子都想和他待在一起,

他会说,如果你们家长同意,那就可以。

加文住在他房间时,也是他睡在地上,加文睡在床上的,

两个人还因为抢着睡地板,争论了好久。

然而接下来的旁白,巴希尔却说:

“不得不说,听完这些后,我感到挺不舒服的,我觉得MJ对孩子有种深深的迷恋”。

可想而知,纪录片播出后,公众又重燃了对MJ娈童案的兴趣。

2003年2月底,为了反驳马丁. 巴希尔这部纪录片的恶意剪辑,

杰克逊团队放出了纪录片拍摄期间,他们录制的幕后画面,

并取名为《迈克尔·杰克逊专访:你从未看到过的镜头》。

这部影片呈现的内容,与巴希尔纪录片的基调截然不同。

影片显示,巴希尔在采访杰克逊时,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甚至说道:

你和孩子们的关系真是太好了,你们的关系看起来很自然,

充满爱与关怀,我几乎要落泪了。

然而,即使是这样,2003年6月,圣巴巴拉郡地方治安部门依然对MJ展开了调查,

认为他有侵犯加文.阿维佐的嫌疑。同年7月,加文.阿维佐一家接受了问讯。

11月18日,70多名执法人员拿着一纸搜查令来到了乌有乡,搜查了这里的每一个房间,

每一个抽屉,拷贝了每一台电脑中的所有文件。

警方的这一举动在当时遭到了广泛的质疑和谴责。

因为这次出动的执法人员,比美国历史上任何一次调查连环杀人犯所出动的人员都要多。

然而,整整18页的搜查记录,总结起来就只有一个词:Nothing。什么也没有查到。

这期案件持续了将近两年的时间。2004年4月,迈克尔杰克逊被指控阴谋罪、猥亵儿童罪、

儿童绑架罪,非法监禁、勒索等10多项罪名。

如果这些罪名被判成立,杰克逊将面临长达20年的监禁,他的演艺事业也会因此而终结。

2005年6月13日,是这起案件宣判的日子。

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前挤满了围观的路人,他们都在焦急的等待审判结果。

每当一项无罪裁定被宣读后,就有一只白鸽被放生,飞向天空。

当全部14项无罪裁定被宣读完毕后,歌迷们一片欢腾。

大家互相拥抱,五彩纸屑满天飞舞,有人甚至激动地晕了过去。

可这两起娈童案依然对迈克尔杰克逊的事业、精神世界、甚至健康状况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第一起案件让他接受了极具羞辱性的调查,第二起案件更是启动了司法诉讼程序。

从那之后,MJ再也没有回到乌有乡居住,而是带着他的三个孩子在全世界各地旅居。

他觉得警方的多次搜查和恶劣的指控玷污了这片土地的圣洁。

争议与真相

除了娈童案,围绕着MJ的另外一个巨大争议便是他逐渐改变的容貌,尤其是皮肤了。

90年代初,在媒体的炒作下,不少人认为MJ是因为嫌弃自己黑人的身份,

而进行了皮肤漂白或者植皮。

1993年,在接受奥普拉采访时,MJ首次公开回应了关于皮肤漂白的质疑。

他说:首先,据他所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皮肤漂白术,他从来没有见过。

其次,他是患上一种皮肤病,色素受损,变白非他所愿,他也无能为力。

有无数人晒日光浴追求古铜色的皮肤,却未曾引起过非议,只有他被大众议论纷纷。

而且作为一个黑人,他非常的骄傲。

早在1986年,MJ就被诊断为白癜风。

这是一种家族遗传病,迈克尔的姑姑和姐姐都是白癜风患者,

他的大儿子王子Prince Jackson也遗传了他的白癜风。

迈克尔·杰克逊不是唯一一个因“白癜风”而全身变白的黑人,

但他绝对是因为这个病被攻击的最惨的黑人。

在被诊断出白癜风的同一年,1986年,美国的一家小报

《国家问讯》(The National Enquirer)还刊登了这样一张照片:MJ躺在高压氧舱里。

标题是:MJ为寻求青春永驻,住进高压氧舱。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大家纷纷议论,

这家伙也太膨胀了吧。面对这样的纷扰,MJ一如既往的选择了沉默。

可事实的真相是,虽然照片里的MJ是真的,高压氧舱也是真的,

但MJ躺进去并不是为了永葆青春。

1984年,MJ在洛杉矶为百事可乐拍摄广告片时,发生了意外。

镁光灯突然爆炸,溅起的火花点燃了杰克逊的头发,

导致MJ的头皮和身体遭受了二级和三级烧伤,差点损伤到颅骨。

多次手术给MJ带来了难以忍受的痛苦。因为疼痛,医生不得不使用强力止痛药。

坊间传闻,就是从那个时候,MJ开始产生药物依赖的。

事后,百事可乐赔偿了MJ一百五十万美元,但MJ将这笔钱全部捐了出来,

成立了迈克尔杰克逊烧伤治疗中心(Michael Jackson Burn Center)。

照片中的高压氧舱就是来治疗烧伤患者的。中心引进了高压氧舱后,请MJ前来视察,

当时杰克逊又看又摸,最后决定躺进去试试,于是就有了《国家问讯》刊登的那张照片。

如今《国家问讯》这家小报依然办的风生水起,但MJ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由于长期失眠,再加上各种身体不适,MJ在2009年宣布举行「This Is It」演唱会时,

其实早已被各种药物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最后24小时

2009年6月24日 下午

MJ走下自己租来的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霍姆比山庄的豪宅的楼梯,

来到餐厅和孩子们坐在一起用餐,这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用餐。

杰克逊的私人厨师Kai Chase凯.蔡斯为他准备的是烤金枪鱼,

有机沙拉,一个胡萝卜以及一杯橙汁。

因为晚些时候需要彩排,MJ必须要吃些清淡又耐饥的东西。

根据厨师Kai Chase所说,当天MJ看起来状态很好,精力充沛的样子。

6月24日 傍晚6:30

,MJ来到了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斯坦普斯体育中心(Staples Center)。

伦敦演唱会开始之前,MJ和他的团队是在这里做最后的彩排的。

当晚很多人都记得MJ的状态充满了激情,他演唱了好几首经典曲目,晚些时候,

还和伴舞们第一次穿着演唱会的服装表演了《Thriller》。

杰克逊亲自挑选的舞者之一Chris Grant克里斯.格兰特说:

MJ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们,他真的很享受音乐。

午夜时分,彩排结束,杰克逊一一拥抱了排练的所有舞者,感谢了整个团队。

6月25日 凌晨00:30

MJ回到了租住的豪宅,在门口与一小批歌迷们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随后,在保安的护送下进入屋内,在楼梯口脱下鞋。

和之前几个晚上一样,康拉德.穆雷Conrad Murray医生已经在屋里等候了。

除了他和MJ的孩子们,没有人被允许上楼。

Murray医生和MJ很早之前就相识了,

这段时间,他每个月被支付15万美金来管理MJ的健康问题,

以保证MJ能顺利撑过50场演唱会。

6月25日 凌晨01:30

根据警方事后公布的针对Murray医生的搜查令和起诉书,

Murray医生给了杰克逊10毫克的安定,以帮助他入睡。

此时,MJ的失眠问题已经严重到了,不用药根本睡不着的程度。

Murray医生违规连续60天给MJ使用了麻醉剂Propofol异丙酚。

他意识到MJ已经对这种药产生了上瘾的倾向,试图帮MJ戒掉异丙酚,可为时已晚。

6月25日 凌晨02:00

MJ依然保持着清醒,安定完全没有起效。

Murray医生在生理盐水中放入了2毫克的劳拉西泮,对MJ进行了静脉注射。

这同样是一种镇静、催眠、抗焦虑的药。

6月25日 凌晨03:00

MJ还是睡不着,Murray医生又给他注射了2毫克的咪达唑仑,也是一种镇静剂。

凌晨05:00

眼看洛杉矶的太阳已经升起,可MJ依然躺在床上瞪着一双大眼。

他要求Murray医生给他注射牛奶。牛奶是异丙酚的别名。

但Murray医生拒绝了。取而代之的,给他又注射了2毫克的劳拉西泮。

早上 07:30

MJ依然醒着,Murray医生又为他静脉注射了2毫克咪达唑仑。

这一晚上的连续用药已经让Murray医生有些害怕,但MJ仍然毫无睡意。

上午 10:40

经历了一夜无眠的MJ极度烦躁,他再次要求Murray医生赶快给他注射牛奶,他需要睡觉。

Murray医生这次满足了杰克逊的要求,将25mg的异丙酚Propofol加到了点滴里。

在事后警方的问讯中,Murray医生特别强调,以前注射的都是50毫克。

几分钟之后,MJ终于睡着了。Murray医生松了一口气,10:50分,

他离开了杰克逊的房间,上了一趟洗手间。让Murray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MJ这次是与世长眠了。当Murray从洗手间回来后,发现MJ没有了呼吸。

他立刻给MJ注射了0.2毫克的氟马西尼FLUMANEZIL,以抵消麻醉镇静药物的作用,

并开始给MJ做心肺复苏CPR。可是他并没有遵循CPR的标准流程,

没有把MJ放在地上或硬板上,而是用一只手垫在MJ的身体下面,另一只手按压胸腔。

根据警方的调查报告,Murray医生并没有立刻拨打911报警电话,

而是在11:18分,分别打了3通电话,时间长达47分钟,直到中午12:05分结束。

6月25日 中午 12:22

MJ的保安终于拨打了911,但此时距离MJ失去呼吸已经过去1个多小时了。

7分钟后,12:29分,救护车和紧救人员赶来,杰克逊没有呼吸,没有脉搏。

紧救人员尝试了两轮心肺复苏,但杰克逊没有任何反应。

Murray表示他能感觉到杰克逊的大腿区域还有脉搏,坚持要把杰克逊送往医院。

下午1:13分,杰克逊被送到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UCLA医疗中心)。

Murray医生并没有告诉医院,他私自给MJ注射了异丙酚。

2009年6月25日 下午14:26分

MJ被宣布死亡,此时距离他停止呼吸已经过去4个小时了。

当死亡消息宣布之后,Murray医生开始失声痛哭,但为了避免承担责任,

他拒绝在死亡证明上签字。

MJ的尸检报告显示,在他体内发现了多种苯二氮䓬类抗焦虑药物、异丙酚和麻黄碱。

但主要死因是急性异丙酚中毒导致的心脏骤停。

异丙酚是一种乳白色的麻醉剂,常被形象地称为“牛奶”。

其特点是起效快,苏醒快而平稳,常被用于肠镜、胃镜、无痛人流等检查或手术中。

也就是说异丙酚是一种麻醉药,并不是安眠药,需要在麻醉医师的严格指导下使用。

Murray医生在半夜给MJ使用的安定、咪达唑仑和劳拉西泮都是苯二氮䓬类药物。

它们和异丙酚一样都作用于大脑中的GABA受体。

在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中有一种非常重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GABA。

GABA的作用与多巴胺正好相反。多巴胺会传递“兴奋性”信号,激活神经元。

而GABA则会抑制神经元,使神经元要么以较慢的速度放电,要么停止放电一段时间。

人大脑中的大部分神经元都有GABA受体,

这意味着GABA这种神经递质可以作为大脑神经元活动的急刹车。

苯二氮䓬类药物和异丙酚都可以与GABA受体结合。

在此过程中,增强了GABA的抑制作用。简单来说,就是这些药物都是让大脑熄火的。

少量使用可以起到麻醉的效果。

此时,人将感觉不到身体上的疼痛,处于一种类似于睡着了的状态,但又不是真正的睡觉,

因为没有快眼动睡眠。随着剂量的增加或者药物叠加使用,大脑熄火的范围会进一步扩大,

呼吸越来越薄弱,血压越来越低,直到大脑再也无法对身体下达任何指令,

人脑的通讯系统整个陷入瘫痪,生命垂危。而且刚才我们也说了异丙酚的起效是非常快的,

在MJ失去呼吸后,Murray医生非但没有立刻拨打急救电话,

还刻意隐瞒他给杰克逊使用了异丙酚的事实,

如此一来,杰克逊的死亡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异丙酚作为一种优秀的麻醉剂,本身并没有错。

错就错在MJ把穆雷医生当成亲兄弟,可这位三脚猫医生连基本的医学常识都没搞明白,

把麻醉剂当安眠药,持续给MJ使用,导致他成瘾,

普通的安眠药对杰克逊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Murray医生最终被判过失杀人罪,但也只入狱4年。

出狱后,他曾经接受了新闻栏目《60分钟》的采访。

在采访中Murray竟然说,是MJ趁他去洗手间的2分钟的空档,又醒了过来,

并且给自己加用了异丙酚,才导致了悲剧。

在之前的庭审中,Murray还播放了一段,MJ在使用异丙酚后喃喃自语的话。

杰克逊说说:他希望大家在看完他的演出后,会感慨这是他们这辈子看过的最棒的演出。

上帝也希望他这么做。

Murray想用这种方法为自己澄清,表明是MJ自己坚持要使用异丙酚的。

但《60分钟》的节目主持人却一语道破真相,

她问Murray:为什么会事先录下这段录音,就好像知道MJ早晚有一天要出事一样。

耐人寻味的一点是,曾经在1993年控告MJ娈童的Evan Chandler,

在MJ去世后几个月,与2009年11月5日,被发现在家中饮弹而亡,身边并没有发现遗书。

调查发现,死亡当时他身患癌症,并且已经处于晚期阶段。

再起波澜

2019年3月,就在MJ逝世将近10周年之际,娈童案再起风波。

HBO推了长达4小时的两集纪录片《逃离梦幻岛》(Leaving Neverland),将镜头对准了

韦德·罗布森(Wade Robson)和詹姆士·塞弗特朗克(James Safechuck)二人。

如今已经年过30的他们在影片中控诉已故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

在他们的童年时期对他们进行了多次侵犯。

Wade Robson韦德·罗布森说,他是在5岁时因为参加舞蹈大赛而结识了MJ,

7岁第一次遭到侵犯。自那之后的7年里,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James Safechuck则表示他是在9岁拍摄一个商业广告时认识了MJ,

此后就经常受邀到乌有乡做客。

纪录片中最具冲击性的一幕发生在第一集大概90分钟的时候。

James Safechuck拿出一枚戒指,说这是MJ送给他的定情信物。

杰克逊曾在卧室里为他举行了一场简易的婚礼,戒指是用来巩固他们对彼此的承诺的。

James Safechuck说小时候他很喜欢珠宝,MJ便经常带他去珠宝店,以奖励他的付出。

有人说,看过这部纪录片的,只要眼没瞎,就绝对不可能还认为MJ是无辜的。

事实上,《逃离梦幻岛》并非两位当事人第一次对MJ做出这样的指控了。

早在2013年和2014,他们就分别向迈克尔.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提起了诉讼,

索要赔偿,但均被宣判败诉。

最为吊诡是,韦德·罗布森(Wade Robson)在2005年的娈童案庭审中,

还曾作为证人出庭,当众发誓说杰克逊从未对自己有过任何不当行为。

时过境迁,在《逃离梦幻岛》这部纪录片中,他却说,自己那时是迫于压力才给了假口供。

当然,也有不少人,在看过纪录片后,发现了里面的种种漏洞。

比如说,在第一季51分钟左右,James Safechuck说他曾经在乌有乡的火车站里,

和MJ发生过一些事情。然而根据他在2014年提交的诉状书的第36条,

他声称是在1988年到1992年期间遭到MJ的侵犯的。

可是1992年乌有乡火车站根本就没有建成。火车站的图纸是在1993年11月才画好的。

另一张媒体曾经公布的拍摄于1993年12月14日的照片也显示,当时火车站正在施工。

这就使James Safechuck所说的话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韦德·罗布森(Wade Robson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纪录片中他的妻子阿曼达Amanda明确表示,自己对恋童一无所知,

也不知道此类侵害可能给受害者的成年生活造成怎样的心理影响,

她在这方面完全就是个小白。可是Wade与妻子Amanda在2019年初创建的基金会说明里,

却赫然写着Amanda也是这方面的受害者,她在童年也曾经遭遇过此类不幸。

可能是被太多网友攻击,如果他们基金会网站的介绍信息已经被更改。

另外,在纪录片第二集中有这样一个片段:

2003年,迈克尔·杰克逊因为娈童案被带上手铐,押解到警局录取口供。下一秒镜头一转,

出现的是迈克尔·杰克逊的律师Mark Geragos马克·格拉戈斯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画面。

他为MJ背书,指责这些指控全部都是为了讹钱。

纪录片播出后,律师Mark Geragos也收到了大量网友的谩骂,很多人说他为虎作伥,

正是因为他的言论才导致很多其他受害者不敢站出来。

然而,事实是在2003年2005年的那起娈童案中,Mark Geragos根本就不是MJ的代理律师。

那起娈童案中,MJ的代理律师是Tom Mesereau汤姆.梅赛罗。

Mark Geragos召开的那场新闻发布会与娈童案毫无关系,

是他代理的一起MJ在飞机上被两名成年男子窃听并录音的案件。

这两名男子已经认罪,而且被送进了联邦监狱。

但这段新闻发布会的现场视频,却被《逃离梦幻岛》的导演移花接木用到了影片当中。

遭到了网友的一顿痛骂后,Mark Geragos律师本人也发推特回应了此事,

表示自己的原意完全被纪录片曲解了,谢谢网友的提醒,现在他有理由采取行动了。

纪录片中诸如此类的漏洞还有不少,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上网搜索。

这部纪录片究竟是在消费死者,还是在还原真相,每个人心中也许各有自己的答案。

尽管MJ在音乐方面有高不可攀的成就,但是我们别忘了一点,

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神。

他热衷于慈善事业,短暂的一生里,个人捐款金额超过了6亿美元,

靠一己之力支撑了39个慈善机构的运转。去世后,根据遗嘱,他20%的遗产也被捐了出去。

但MJ也不是没有做过出格的事。

2002年11月,在德国柏林,他就曾经将当时9个月的小儿子Banket毯毯,

抱出四层高的酒店阳台,悬空给歌迷看。这可能是MJ在镜头下做过的最傻的事情了。

MJ生活在一个造神的时代,人们热衷于造神,但更热衷于把神拉下神坛。

最近几年,网络上又开始流传这一种说法,说MJ其实并没有死,

他只是故意制造了2009年的那场事故,从此离开了大众的视野。

此类所谓都市传说的背后,其实隐藏的是歌迷们的不舍与怀念。如果MJ真的没有死,

希望他远离纷争,再也不被打扰。

如果他真的走了,那么希望他在天堂里,能够被温柔以待。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