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一场线上等于100场鸟巢,抢破头的五月天演唱会不要钱,“赚”什么?

2023-05-08 21:39:59 2007

摘要:疫情期间,你看过云上演出吗?很多人的答案是肯定的。2020年开始,刷屏的五月天、陈奕迅、周杰伦等线上演唱会,多多少少在你的朋友圈留下了痕迹。那么,你为云上演出付过钱吗?答案变成了否定式。在人们已经逐渐习惯为视频网站上的热剧付费的同时,在线演...

疫情期间,你看过云上演出吗?很多人的答案是肯定的。

2020年开始,刷屏的五月天、陈奕迅、周杰伦等线上演唱会,多多少少在你的朋友圈留下了痕迹。

那么,你为云上演出付过钱吗?答案变成了否定式。

在人们已经逐渐习惯为视频网站上的热剧付费的同时,在线演艺的付费模式似乎并不流行。再大牌的流行歌手线上演唱会,都敞开向大众供应。

根据QQ音乐最新发布的数据,2020年,QQ音乐直播了近300场现场演出,累积6.18亿人次观看。其中,五月天的跨年线上演唱会回看人次超过1619万,位居第一。这意味着,有“演唱会之王”之称的这组乐队要在北京鸟巢开100多场线下演唱会,才能达到如此观众量级。

热门演唱会的票有多难抢?你懂的。

在线演唱会,不收费。

难道是搬到线上就没人愿意买单?显然并非。

那么,是平台“磨刀霍霍”,培育出消费群体后,再让你欲罢不能?没那么简单。

2020年8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发布Q2季度财报显示,第二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17.5%至69.3亿元;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4710万,同比增长51.9%,增速跑赢Spotify、Netflix。11月发布的Q3季度财报显示,第三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16.4%至75.8亿元。

亮眼业绩背后,成立于2020年初的超现场演出品牌TME live被认为是一大功臣。五月天、陈奕迅、台剧《想见你》演唱会等是TME live的代表作。上周六(2月20日),TME live推出的牛年第一场线上演唱会,表演者是王力宏。

大牌歌手的高品质演唱会免费开放,赚的是什么?

“版权运营的收益。”保利城市剧院董事长、资深剧场人秦体记如此分析。

疫情期间,上海地区第一家试水线上付费演出模式的保利城市剧院,曾推出8场线上线下同步呈现的“云音乐会”。一张“云端票”定价12元,线下的平均票价则在400元左右。

秦体记介绍,去年初,位于上海西南的城市剧院加入保利院线,还未开业就遭逢剧院歇业,常规的开业演出和宣传陷入停摆。5月,剧场开放30%的入场上限。“常规演出在30%的上座率面前,怎么做都是亏,而且很难有太大影响力。”城市剧院引入了保利演艺2019年爆款项目——《声入人心》人气选手音乐会。“保利Art云上音乐厅”由翟李朔天个人音乐会打响头炮,此后,金圣权、龚子棋等新生代歌手逐一登场。

“云端票”卖得如何?“多的场次售出五六千张线上票,少的也有三四千。”秦体记坦言,“比预想好,但这个项目整体还是亏了。”具体来说,30%入场率阶段,亏损;50%入场率阶段,打平;75%入场率阶段,略有盈利。

如果说,疫情期间的线上演艺是不得已为之的试水,那么,随着疫情常态化,剧场逐渐恢复,“锦上添花”的云演出还有必要吗?

“成本与收益之间的平衡,云演艺还在探索阶段。”秦体记谈到,无论线上线下,好内容、好制作是吸引观众“买单”的基本前提,尤其是线上演出,假如硬件条件和制作水平不到位,收费反倒败坏口碑。“把演出搬到线上,不是架一台摄像机拍摄那么简单。目前,大多数剧院尚不具备自行制作线上内容的能力,需要聘请第三方或大平台。线上线下同步,意味着多出一笔制作成本。从内容而言,传统演艺的优质演出资源是不是要上线?很多院团也在犹豫,就像院线大片要不要上网一样。对剧院而言,最容易操作的还是自行制作的项目。归根结底,版权是最核心的资源。”

那么,商业平台是如何运营演艺版权使其商业化的?或许对传统剧院也有些启发。

其一,给予版权更多元的价值。随着线上演唱会播出,歌手的歌曲播放量显著提升。数据显示,刘若英TME live专场直播后,歌曲整体播放量较此前上涨了48.7%;五月天线上演唱会结束后的第2天,歌曲整体播放量较之前增长了167%。

其二,撬动更多样的品牌合作。免费观看的福利,降低了观众的观看门槛,高品质制作形成口碑,聚集起越来越多用户——当线上音乐会的品牌价值被发现,商业品牌闻风而动。

秦体记回忆,2018年,位于嘉定区的上海保利大剧院曾与一部儿童剧合作。9.9元的线上门票,那部剧卖了11万张票,线上收入超过百万元。“线下售票不是重点,制作方就是冲着线上去的。但它的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前期的社群营销渠道、制作模式有很多门道。到底投入多少才能开花结果?做线上,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

疫情期间开始火热的在线演艺为大众提供了新的娱乐选择,也为作品版权“变现”提供了更多商业模式。秦体记说:“目前来看,国外演出团体缺席,国内流动也还有一些限制,不少剧院处在‘吃不饱’状态。在线演艺并非只是权宜之计,如何更好地发挥其作用,值得剧院人根据不同演出类型继续探索。”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来源:保利城市剧院等

来源:作者:施晨露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