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文化之窗丨演唱会门票为什么总抢不到?

时间:2023-04-15 19:34:19 | 浏览:1160

一票难求!周杰伦2023年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门票预售开启后,四个城市13个场次的门票瞬间被秒空。除了周杰伦,毛不易、五月天、张杰等多位歌手陆续官宣了演唱会日程,苦等多年的歌迷纷纷摩拳擦掌,期待与偶像来一场名为青春的约会。万众期待的线下演唱

一票难求!

周杰伦2023年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门票预售开启后,四个城市13个场次的门票瞬间被秒空。除了周杰伦,毛不易、五月天、张杰等多位歌手陆续官宣了演唱会日程,苦等多年的歌迷纷纷摩拳擦掌,期待与偶像来一场名为青春的约会。万众期待的线下演唱会重新回到了市场聚光灯下,其火爆程度不言而喻。狂欢之下暗流涌动,这期间“沸腾”的不仅是粉丝,还有“热闹”的代抢产业。许多演唱会门票一抢而空之后,着急的观众开始通过其他渠道购买,在代抢的加持下,一张门票的加价幅度在数百甚至上千元以上……

抢不到的门票都去哪儿了

“周杰伦的三场我都抢了,根本没戏!”杰迷沈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抢了三场预售,堪称全程陪跑,却连付款页面都挤不进去。前几天,周杰伦巡回演唱会太原站、呼和浩特站、海口站门票陆续开售,留给歌迷的时间却不多——每次不到30秒,门票就全部售空。各大社交媒体上,不少歌迷都吐槽抢票时会在各个环节被卡,信息填写、付款页面加载失败等各种“Bug”的出现,最终导致抢票失败。

就在粉丝为抢不到票而发愁时,另一边的电商平台、二手交易平台的商家已经“欢天喜地”地搞起了“事业”,记者在电商平台上看到,他们以溢价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的价格将门票出售。其中,原价2000元的内场票标价为3880元,而第一排价格已经“狂飙”至15800元。举步维艰的抢票之路让网友发出这样的疑问:抢不到的门票都去哪儿了?一票难求与高价票的失衡局面不断打击着歌迷的信心,而为了确保自己能够买上票,代抢门票业务粉墨登场。

代抢是指网络秒杀催生的职业代抢客,限量商品供不应求,为了提高抢购成功率,有人会在商品发售前寻找代抢,支付一定的代抢费,代抢就会通过自己的手段帮客户抢购,抢购不成功也会退回代抢费。记者在各大电商平台搜索“门票代抢”,出现长长一串搜索结果,“专业代抢,地表最强”“靠谱商家,无票赔付”的宣传语层出不穷。其实不仅在文娱产业,代抢在各行各业都有相当大的生存空间,甚至产生了专门的代抢贴吧社群,网友在里面发布各种代抢需求,从代抢门票到代抢茅台、代抢手机、代抢疫苗、代抢房……代抢业务可谓五花八门,触及大众日常消费的方方面面。

未开售的门票催生了门票代抢,作为一个普通歌迷,在面对偶像异常火爆的演唱会门票抢购时,如果没有抢票成功的机会,就会自然而然地转向其他途径,这时代抢就会成为不二之选,因为相较于溢价两三倍的黄牛票,几百元的代抢中介费更容易被接受。另外,有些演出要求“人票证合一”(所购门票与入场人身份证绑定),相比黄牛,不少代抢支持走平台交易,可以用买家自己的账号抢票,确认抢票成功后再支付费用,这样就可以保证买家顺利入场。

然而,看上去挺美的代抢,就真的高枕无忧了吗?

代抢产业的黑色陷阱

普通人抢不到票,为什么代抢就能抢到呢?据业内人士介绍,代抢团队通常会采用两种方式:科技手段和人海战术。一方面,通过各种外挂程序模拟真人操作去抢票。真人难以掐点准时进入抢购页面,外挂程序却可以在抢购时间自动进入抢购页面,真人想要完成抢购可能需要十几秒,但外挂程序完成抢购只需要1-3秒,速度甚至可以达到毫秒级。另一方面,专业代抢团队手下也会有成百上千的抢手一起抢购。所以,所谓的代抢团队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借助信息差、技术差、网速差等因素,在抢购环节打败普通人从而牟利。

一般来说,当消费者购买代抢业务后,会提前支付代抢费,代抢费根据演唱会热门程度价格不等,有的直接加价200-800元,有的按照票面价格收取40%的服务费。一般来说,代抢会登录买家的购票账户,抢票成功后退出,买家自己付票面费。如果抢票失败,代抢会将已付金额全部退回。在产业火爆、有利可图时,就有浑水摸鱼者,一些不法分子也趁虚而入,给心急如焚的粉丝设下了陷阱。

记者在社交媒体搜索“门票代抢”,发现不少粉丝发文吐槽自己找代抢的经历,“怕抢不到票就找了代抢,结果是骗子,现在生活费都没了”。类似抨击“代抢是骗子”的帖子比比皆是,印证了一些人趁乱大行骗术,也许并不高明,可病急乱投医的粉丝一门心思想要买到门票,已无暇分辨网线另一边的到底是不是骗子了。

一位曾经被骗的薛之谦粉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通过微博联系到一个自称可以100%抢到票的微信用户,在收取100元的服务费后,对方便开始操作抢票,“对方表示,为了不让交易时间影响购票,一旦抢到票后,便会给我一个订单截图以及来自售票网站的专属付费二维码,我收到二维码付费后,这个人就把我拉黑了”。

根据有关部门总结的行骗套路,骗子通常事先潜伏在微博、微信、QQ等社交软件群里,发布代抢信息。有人上钩后,通常采用两种诈骗方式。一是发送虚假网站链接要求歌迷通过网站付款,大部分歌迷会认为平台付款安全有保障,直接付款,没想到进入的却是钓鱼网站。二是会告诉歌迷需要先付订金后发货,收到门票后再付尾款。交易流程貌似毫无问题,但歌迷收到的门票极有可能是伪造的高仿门票。

目前,代抢演唱会门票虽不是违法行为,但在无形之中扰乱了市场秩序,影响了抢票的公平性,一旦混入其中的骗子多了,就真正走向了违法的黑色地带。

谁给了骗子可乘之机

现实中,遭遇抢门票骗局的观众已不在少数。一名网友称,为了买演唱会门票,自己与男朋友一共被骗了10100元,满心欢喜去看一场演唱会的“喜剧”演变为“惨剧”。到底是谁给了骗子可乘之机?问题的根本或许是尚不完善的票务管理体系。

粉丝通常会通过大麦网等售票平台购买门票,说白了,大麦网、摩天轮等线上票务平台只是一个售票渠道与中介,并不会掌握实际的票务资源。曾有业内人士公开表示,演唱会通过官方渠道销售的票占比不超过10%,更多的票流向了黄牛市场。不管该数据的真实性如何,现实中许多消费者的确通过黄牛成功购买过演出门票,也就是说,线上票务平台绝对不是唯一的出票渠道。其实,票务资源分发权在演出方手上。2019年周杰伦杭州演唱会,就有票务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现场五万多张门票被分成了不同的门类,包括工作票(供艺人团队工作需要)、赠票(商业资源互换票)、防涨票(预防人员过多预留部分票)和可售票(赞助票、粉丝票、观众票)。全场基本只有25000张左右出售。一些非可售票流向市场,便带来了不可控因素,灰色地带就此形成。

黄牛票猖獗一直是行业的痼疾。一场演唱会的门票数量始终是固定的,高价的黄牛票压缩了正常价格门票的空间,能给观众抢的门票数量肯定就变少了许多,“僧多粥少”时一票难求便成了常态。在这种背景下,观众可能永远抢不到票。因此,抢票业务恰逢其时,宛如粉丝的救命稻草。奔着一线希望,抢票的需求者日益增多,也为骗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相比之下,只有堵住了问题的源头,才能真正带来改变,否则都只是隔靴搔痒。实名制购票,与个人身份信息严格绑定,一直是业内公认的解决办法。如何保证约占一半的非可售票不流向黄牛市场、影响演出市场秩序?实名制或许还不是万能公式,因为数量庞大的非可售票很难在技术上一一做到实名制。形成精准、科学、完备、有秩序的演出票务体系为当务之急,也是当下观众的热切呼唤。(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朱子钰 实习生 郭璇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