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演唱会回来了,坑也回来了

2023-04-15 18:57:50 1834

摘要: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邹帅,编辑:唐亚华又坑钱又坑感情。“最近一个月官宣的演出,比2020年一整年都多了。现在北京的场地工作日都排满了,以前都是只排周末,现在周末档期根本不够。”资深乐迷Aze很开心,线下演...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邹帅,编辑:唐亚华

又坑钱又坑感情。

“最近一个月官宣的演出,比2020年一整年都多了。现在北京的场地工作日都排满了,以前都是只排周末,现在周末档期根本不够。”资深乐迷Aze很开心,线下演出的井喷真的到来了。

3月以来,周杰伦、薛之谦、毛不易、刘若英、张杰、李荣浩、华晨宇等知名歌手的演唱会陆续开票,棱镜、霓虹花园、八三夭等乐队也开售自己在livehouse的门票,此外还有各大音乐节、大大小小的话剧、音乐剧都放出演出消息。

然而,观众们的快乐回来了,黄牛也打起了精神,抢票收票卖高价票一气呵成。有乐迷称,今年在呼和浩特和太原开演的周杰伦演唱会,2000元的内场票,已经被一些黄牛炒到5000元。能高价收到票还算不错,最怕的是花招不断迭代的骗子,乐迷钱花了,到了演出当天找不到人,或是收到假票、假手环,无法入场。

3月19日,大麦网发布声明,表示在华晨宇2023年巡演成都站的预售期间,发现有大量黄牛通过非法手段企图刷票,大麦网系统自动提高了防刷票安全级别,导致部分用户无法正常下单。近日,浙江一位华晨宇歌迷被骗一事还登上了微博热搜。该歌迷称,自己给卖家连续转账3次,最后不仅没收到票,还被骗1140元。

看知名演出,抢不到票,容易遇到黄牛和骗子,看不知名的音乐节,容易遇到不理想的阵容和不专业的团队,只有遭罪没有享受。发愁的也不只有消费者,从业者们也在复苏的节点下有了新的课题,怎样长长久久地唱下去,而不是在口舌纠纷和口碑坍塌中,再一次丢掉机会。

01 拼手速、斗黄牛、识套路,看演出不易

稍微有一点知名度的演出,其门票都是上架就秒没,演出圈也形成了一个啼笑皆非的现象——正式开票那一瞬间恰恰是最不重要的,重头戏在于门票秒没后,那些说不清的私下交易。

黄牛溢价,是第一道坎。据深燃在各大社交平台观察,一张票的溢价毫无规律可言,全凭出票人、黄牛,以及自称是“票务代理”人士的一张嘴。演出艺人的“咖位”、从开票到售罄的时长、演出时间是周末还是工作日、演出城市等因素,都会影响黄牛的定价。

3月1日,《周杰伦2023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呼和浩特站和太原站同时开票,总共8个票档,看台500元、600元、700元、900元四档,内场1000元、1300元、1700元、2000元四档。再看黄牛的报价,900元看台票是相对最火热的票档,每张加价300元都算“微溢价”,加到600元以上的不在少数。内场票原价就在千元以上,溢价基本也要上千。有歌迷表示自己遇到过更离谱的溢价,两张原价共4000元的票,黄牛要价一万,甚至还有人要价两万元。综合歌迷的情况来看,花了内场的价格,坐在遥远的山顶 (看台最高的位置) 已经成了常态。

个人黄牛漫天要价,一些票务平台也未必可靠。多位业内人士、演出爱好者告诉深燃,某些平台并没有票务代理的权限,只是给出票人或黄牛提供了一个交易的渠道。有livehouse的从业者也对深燃表示,很多场地都会贴出告示,只认可官方总票代如大麦、秀动上的购票凭证,其他渠道谢绝入场。

北京的阿泽向深燃讲述了自己在某票务平台上被坑的经历。他今年2月购买了某音乐节门票,音乐节分两天,他买的是第一天的票。那天的原票价为369元,阿泽花859元购买了两张,平均每张溢价60块钱左右。“结果下单完成后,平台出的电子票是一段文字,上面写着出票人的电话号码,并不是门票的二维码。”

阿泽感觉自己被坑了,“没有座位信息,没有出票凭证。”他表示,这就像是一个“赌局”,要到演出当天才知道自己有没有进场权利,“可能出票失败白跑一趟”,阿泽了解到,也有人成功拿到过票,但他不敢赌,最终经过维权,他把票退掉了。

还有一种并不持票的黄牛,卖的是“带进场”的服务。资深乐迷路路告诉深燃,这种属于黄牛里面的“无本经营”。“他们一般是在微博等平台,主动联系求票的粉丝,称自己在演出内部有认识的人,或者有邀请函、工作证,可以带他们进去。有人还会发自己所谓的证件,真假难辨。”路路说,此类黄牛在各大音乐节尤为常见,双方见面后,黄牛趁安保不严,帮歌迷混进去,“之前音乐节经常有翻栏杆硬闯的,还有黄牛在一旁跟工作人员吵架分散注意力,让买家趁乱进场。”

杭州的一位歌迷Amy就被这种黄牛坑过。她讲述,去年8月,她在闲鱼上联系了一个说是有某乐队live票的卖家,售价400元。刚咨询的时候对方说会提前给票务平台的账号和身份证号,进不去不要钱,结果下单之后对方坚持要现场交易。演出当天,卖家让Amy去场地门口,说帮她人脸识别进场。等Amy到了现场,对方在闲鱼上回复称检票“超级严”,随后对方关闭了订单并退款。

现在,黄牛还有另一种技术操作,专门针对采用实名制购票的演出。

今年2月,逃跑计划乐队巡演开票,要求观演人、身份证信息以及秀动票夹绑定的身份证信息均一致方可入场。2月21日,乐队官微表示,近期跟秀动一起人工排查了所有订单,“发现92张手机号为121开头的订单,秀动登录方式为手机号实名制,基本可以判定这些121手机号订单为黄牛利用脚本代码抢票。”官微表示,除去已经绑定了观演人信息的121订单,其他未绑定个人信息的121号订单将自动退票。

业内人士指出,一般采用实名的购票规则,都会在演出前开放退票通道。黄牛通常的做法是,先用技术手段锁一批票,然后在网上找收票人,把他们的信息收集来。退票通道开启,黄牛把自己手里的票退掉,再改上收票人的信息。也有黄牛是监控余票,一旦有观众退票,他们就立即锁定,再卖给其他人,总之“钻空子”的招数让人防不胜防。

02 演出井喷,从业者也苦黄牛久矣

3月7日,原定在北京举行的某乐队十周年专场临时取消。官方对此事并未有具体的细节透露,不过据知情人士表示,该场演出是因为黄牛票产生了纠纷,遭到了举报,演出才会突然在当天取消。

苦黄牛久矣的,不止是想看演出的观众,艺人、场地、主办方等整个流程中的任何一方,都或多或少被黄牛坑过。演出行业从业者佳音一直负责演出的报批、现场执行等工作,从业多年,她经历过演出已经开场,结果因为举报临时被叫停的情况,也无数次跟黄牛的套路过招。

“我们主要做的是livehouse的演出,验票方式通常是乐迷到门口出具自己在官方票务平台的购票凭证,比如二维码,我们核验通过之后,会给乐迷系上手环,或者盖上荧光章方可入场。”佳音告诉深燃,这些年她见多了假手环和假荧光章,防不胜防。

“一般来说我们都能识破。有一次我们演出的手环是对折戴的,遇到了几个手环是环绕式佩戴的观众打算入场。还有,有时候我们这场演出明明是黄色手环,结果来了几个别的颜色的。甚至有那种拿着工作证就要进场的,我们恰好那次根本没有工作证,这些情况一询问才知道都是跟所谓的黄牛交易的。”佳音表示,黄牛获得入场识别凭证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随便买一场最便宜的演出,拿到手环和荧光章,记下图案自己仿做。

造假的黄牛,不仅坑了消费者,还给从业者带来了不少麻烦。有从业者表示,演出被举报“超售”是常事,也就是实际进场人数与售票数量不符,超出的这部分就是黄牛卖出并成功进场的假票。“也有乐迷会质疑是不是场地和黄牛勾结超售,为了多赚钱。其实超售我们是要被罚款的,没必要为了那点钱,交上大几万的罚金。”佳音说。

除了黄牛,从业者经常收到的负面反馈,还关于演出质量。乐队经纪Liya接触了大大小小的音乐节主办方,她的感知和很多乐迷一样,音乐节、音乐现场演出水准良莠不齐的情况很普遍。“这几年音乐节特别火,但很多都是一次性的,不是像草莓、迷笛这些形成自己的品牌特色,每年多场或者品牌调性明确的音乐节演出。”

Liya说,摇滚、民谣、Hiphop这些年都慢慢走入主流视野,确实赚钱,所以也吸引了更多新入局者。“我们遇到的有的一次性的音乐节,幕后团队都是晚会出身,而不是音乐节出身。这两者的差距很大,晚会和音乐节所需要的硬件条件、对接的艺人类型都是完全不一样的。”音乐节的演出条件特殊,参演艺人太多,所以音乐节的设备要求会更高。Liya说,“有的调音师,把器乐通道表给他看也不懂,有时候还是得乐队自己的调音老师出面帮助调整接线。但对于那些新乐队,目前没有能力每场都配备整体团队的,就会很无助。”

考虑到流量和收益,很多音乐节都会把流行歌手、爱豆、摇滚乐队、嘻哈歌手、民谣歌手放在一起演出,观众也没少因为这些事抱怨。

Liya解释,这种混演的情况是常见的,这也是音乐节的特点,但问题在于一些不专业的音乐节常常是“唯咖位论”,演出顺序设计失误,引起争议。“一般是先定后面的嘉宾,再定前面的,演出顺序要结合人气,同时也要统一风格,怎么过渡也要好好考虑。比如整场都是英伦风,那让重型乐队来开场就不合适。”

另外,多位从业人士都提到,酒吧转livehouse也会让一些观众的体验感打折扣。佳音表示,livehouse和酒吧有一些相似之处,比如都可以演出,都可以喝酒。但是,深究到业务细节,这两个业态又是完全不同的。“大家来酒吧就是想喝酒,顺带看演出,有卡座,有低消。来livehouse就是想看演出,顺带喝酒,站立观演。主营业务不同,带来的是专业性的差距,酒吧没有专业承办线下演出的经验。心理预期上,也可能因为演出的阵容、体验等产生一些纠纷。”

03 想要享受演出,如何才能避坑?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的演出行业已经很成熟了,市场也形成了一定规模。受到观众和从业者诟病的这些坑,是市场越来越大,从业者越来越复杂,带来的阶段性问题,同时也是购票和观演机制不太完善,信息不对等,因此常年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Leo是北京的资深乐迷,他在小红书上开设了一个@北京livehouse演出资讯 的账号,和网友接触的这段时间,他发现关于购票等问题的信息差特别大,要防止黄牛和骗子钻空子,可能还需要平台不断地努力,以及宣传方、主办方对于官方购票渠道的不断重申。

从业者和爱好者也深知,黄牛可以说是防不胜防,无论是像部分演出推出了实名制的规则,还是演出方和票务方一张一张地查,黄牛总有钻空子的招数。平台不开放退票,票可能从开售就被黄牛抢走,再也不会回到票池;平台开放退票,黄牛也能用技术手段锁票。从业者也苦不堪言,如果接受无理由退票,确实会影响一部分票房,但不允许退票又会引来部分观众不满和黄牛的倒卖,大家都在寻找更好的解法。

不过,这些年Leo也发现,平台也在进步。“以前买票是给一个二维码,转票的话就是截图,发给收票人。这种很容易一票多卖、造假。现在一些平台已经有转赠功能,购票的时候不需要严格绑定一个观演人,可以在演出开始前再绑定,这也给转票提供了保障,转票之后直接导入收票人的信息,谁也不担心。”

场地方也绞尽脑汁和黄牛、骗子斗智斗勇。佳音说,他们专门准备了七种颜色的手环,相邻的演出颜色不一样,这也避免了黄牛进场看演出,盗取手环样式再去制假的情况。还有,盖章的位置是在手腕还是手背,手环怎么绑等等,都会起到一定防范作用。

爱好者们也是通过一次次踩坑和观察,总结出了几点防坑指南。

一、交易走有保障的第三方平台,进场再确认收货。Aze告诉深燃,很多骗子会加QQ交易,但买家付完钱后,卖家就人间蒸发。二、注意官方的购票机制,碰见要实名制的演出,不可能转票,所以不要轻信。“有的演出还是票证人三合一,进场还有要通过闸机刷脸的,这种就会比较严格。”Aze表示。三、警惕说有内部关系可以带你入场,以及个人社交帐号里全是转票信息的卖家,一般都是职业骗子和职业黄牛。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律师提醒,如果发现自己受骗,可以尽快报案,防止财产损失进一步扩大。消费者要准确记录骗子的账号、账户姓名等相关信息,保存好汇款或转账的凭证,如微信、支付宝转账的截图,保留好本人及对方的完整账号,以协助警察确定不法分子的信息。

同样,李圣表示,如果黄牛通过不法手段,利用自制的非法软件控制平台系统进行抢票,可能构成提供非法侵入、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消费者如果在平台购买门票受骗,应当要求平台提供销售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并及时报警,若平台拒绝提供,消费者也可以向平台索赔。

“都有人炒票了,说明火了。”有从业者这样安慰自己。玩笑话背后,他们也最清楚这些乱象导致的问题。黄牛扰乱市场,演出被影响,艺人口碑受损,这些都是连带反应。同样,扰乱市场的也有不专业、意图赚快钱的玩家。在现场演出来之不易的今天,想走得更远的人,或许更要爱惜自己的羽毛。

*应受访者要求,阿泽、路路、Amy、佳音、Leo为化名。

[本文作者深燃,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shenrancaijing)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