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3年后平凡的一天,杭州迎来首场演唱会,市场“消愁”了吗

2023-04-15 18:54:17 358

摘要:吴继杭很少发朋友圈,但在3月19日这天,他发了一条动态:开工。这一天,于他乃至他的公司火风鼎文化都别具意义——3月25日,毛不易“幼鸟指南”演唱会即将登陆杭州奥体中心体育馆——这也是2020年1月10日至今,杭州首场大型演唱会。这三年,是漫...

吴继杭很少发朋友圈,但在3月19日这天,他发了一条动态:开工。

这一天,于他乃至他的公司火风鼎文化都别具意义——3月25日,毛不易“幼鸟指南”演唱会即将登陆杭州奥体中心体育馆——这也是2020年1月10日至今,杭州首场大型演唱会。

这三年,是漫长而疲惫的三年,小心翼翼的三年,沉默的三年,静止的三年。但在今年年初,一切像是惊蛰后的万物复苏,演出市场恢复了往昔的繁荣,而杭州的演唱会场地也因城市的发展日异月殊。

钱江晚报·潮新闻记者在毛不易演唱会前,走近主办方、场馆方和舞美搭建公司。这三年,他们努力自救,维系生计,在败兴与失落中终于迎来了曙光。

他们3年的故事不长,也不难讲,一如杭州的天在回暖。

宛如被按下了暂停键

吴继杭对2020年记忆犹新。

2020年1月3、4日,火风鼎文化在杭州连续办完两场吴青峰演唱会,紧接着又前往上虞,举办了任贤齐的演唱会。

庆功宴阵仗很大,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到场了。一来,是庆祝任贤齐演唱会圆满成功;二来,是为了迎接农历新年的到来。公司有不少项目要在新一年展开,包括李宗盛、梁静茹等歌手的演唱会。遗憾的是,这一切都随着疫情的爆发戛然而止。

一开始,谁都没想到是三年。

2020年3月底,吴继杭和团队们开始着手搭建兔子山国际音乐公园,邀请了薛之谦、新裤子、郭顶、二手玫瑰等耳熟能详的歌手和乐队。

站在这块四万平方米的大草坪上,他们描绘着未来的蓝图:白天,年轻人们可以开着房车,带着野餐垫,来咖啡馆和小酒馆享受属于他们的悠闲时光;夜晚,九个巨形灯头将从不同角度照亮整个草坪,变身最嗨的夜间音乐现场。

雯雯,在公司负责策划音乐节现场的市集。她记得当时在计划书中,还打算引入韩国流行的自动泡面机,给现场观众们提供更多的便利。

2021年4月1日,兔子山下音乐节官宣,门票被秒空,但很快,卷土重来的疫情将这一切摁下了暂停键。

“像是场定点徒步,背着鼓囊的背包,挑战、接受、消化一切自然的赠予与收回。”在延期公告中,火风鼎文化这样写到。

但是大家没有灰心,相反秉持着极大地热情驻扎在了上海青浦,筹备新项目“纷玩岛嘉年华”。

这是一个集游乐场、演出、体育比赛等多重元素叠加的游园会项目,不少国内当红艺人将在此开展生日会、粉丝见面会、签售会……雯雯记得那个夏天很热,但她丝毫不觉辛苦:“做梦都想着开园的那天。”

筹备了一个半月,团队接到了无法开园的通知。

接项目、做项目、项目取消,这似乎成了这三年的死循环,永远到不了官宣那一步。雯雯电脑里,最多的文件就是各种延期和取消说明,活动海报上的日期改了一稿又一稿,白纸黑字公告的背后,是巨大人力、财力的损失。

吴继杭说,很多正在操作或者基本落地的项目,前期的费用该打还是得打。他粗略地统计了一下,这三年,团队的损失近千万。最让他心痛的是兔子山下音乐节,原本花了大力气和价钱平整的土地,因长期无人打理,现在已经荒草丛生。

吴继杭下意识地抹擦着自己的头发,自我解嘲:“三年了,白头发全都给愁出来了。”

除了自救,他人爱莫能助

演出被按下了暂停键,演出公司的日子非常不好过。他们不得不精简人员、发最低工资。曾经举杯共同庆祝的伙伴,走的走、散的散。

天天记得,老板在部门会议上说的:“这段时间我们就放假了,大家可以出去做点想做的事情。等之后有活了大家再回来,公司的职位一直为大家保留。”

经朋友介绍,天天去了滨江的直播公司,干起了时尚品类的主播。每天,她从良渚出发,坐地铁去滨江,三班倒的直播工作也让她找回了久违的忙碌。

即便直播做得有声有色,天天心里放不下的还是演出,舞台上的灯光、气味、彩片……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怀念。

而与演出相关联的舞美搭建公司日子也不好过。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说,这三年没有演出和展会,他们也就没有了生计,很多小公司只能关门,大公司偶尔能接到线上的活动,老板会贴钱来养场控、灯光、搭建等技术人员,至于力工全部遣散。因为舞美搭建公司还要负责道具,这些道具只能堆放在仓库里,“仓库不会因为疫情不收钱的,真的是赔了三年。”虽然能给道具容身之所,但无法阻止道具的老化,如今它们重见天日,几乎完全不能用了。

2022年下半年,live house演出渐渐恢复,八三夭、告五人、陈粒等艺人在杭州的演出场场爆满,然而大型演出仍然寒蝉僵鸟。

这三年听多了“狼来了”的故事,以至于火风鼎文化在毛不易演唱会定档的那一刻都没什么实感。

负责票务的小王说:“毛不易演唱会门票12秒就售罄了,其中杭州本地购票者占到了70-80%。”这个恨不能精确到毫秒的数字,在三年前常常被提起,用以证明歌手的高人气,然而现在却不令她兴奋,“我们经历了太多的失败,只有场灯真正暗下来的那刻,我们才觉得是真的在做演出,任何一个程序、时间,随时都可能出问题。”

但在吴继杭看来,毛不易演唱会能成功举办,其最大的意义就是告诉杭州观众,“演唱会能做了!演唱会回来了!”他说这话时,眼眶红红的。

成员们较三年前忙碌了起来,原本17点的下班时间被一再推迟,甚至到了午夜。除了毛不易的演唱会外,团队还并行交叉着其他演出项目,回到了疫情前高效的工作状态和节奏。有时候忙不过来,吴继杭自己上阵帮忙协调沟通各类问题:“大家都太忙了,实在匀不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

在例会上,就项目的某项费用问题,讨论一度焦灼,这时一句发言打破了僵局:“这个数据已经是2020年的,三年过去,肯定不一样了。”

这三年并没有消失,而是以某种形式存在着。

比如演唱会的宣传渠道,早已从微信公众号转换成年轻人更钟爱的抖音、小红书。雯雯最近正在琢磨线上售票:“有些地方的演出商在抖音上做直播卖票,这我还得研究研究。”

演唱会的门票也发生了变化,之前小王还得快递纸质票,现在电子票更加便捷,手机应用只要关联上身份证,就能直接跳出电子二维码。

场馆也变了。作为团队中负责后台执行和采购的“大总管”,天天表示自己“压力山大”。从黄龙体育馆到杭州奥体中心体育馆,后台房间从6个增加到9个,活动的空间更大了。最近天天正在清点要送到艺人休息室的物品,从洗脸巾到全身镜,从苏打水到茉莉花茶,无微不至的背后是对一场演唱会深切的期盼。

杭州演唱会新地标

为什么选择杭州奥体中心体育馆为新的起点?

对吴继杭来说,更多的是成本上的考量。随着艺人秀费、人工费、舞美搭建费年年水涨船高,找到一个符合艺人粉丝体量的场馆成了重中之重。

望着隔壁上海的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吴继杭和团队常常感慨:“要是杭州也有万人级别的体育馆就好了。”

这时,在这三年中落成的奥体中心体育馆走入了他们的视野。而引进演唱会,一直是杭州奥体中心体育馆执行馆长朱怿之的心愿。

不仅双方一拍即合,许多来看场地的艺人团队在进行详细的摸底勘查后,也对体育馆赞不绝口——在《活动技术手册》中,屋顶吊挂吊点、用电、追光灯、准备流线……标注得一清二楚:“全国这么多城市跑下来,只有这里给到的硬件设施和数据文件是合乎规范的。”

这两年,奥体中心体育馆举办了三十多场没有观众的活动:百度“潮”盛典、浙江卫视跨年晚会、王者荣耀挑战者杯……唯独缺少一场大型的演唱会。每每看着冷冷清清的座位,朱怿之的心里总是空荡荡的;面对杭州热心市民一次次询问“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进来看”,她亦没有确切答案。

而这次毛不易演唱会,终于给长达三年的期盼一个圆满的答案。

自毛不易演唱会官宣售票后,朱怿之每天都在参加大大小小不同的协调会。

在萧山区官方部门看来,这不仅仅是一场近万人的演唱会,更是一次对奥体中心体育馆在亚运临近前的压力测试。

对他们而言,很多都是新的:

第一次举办近万人的活动,第一次疏散各方涌来的人潮,第一次承受如此庞大的交通需求……

如何让人员的动线更加明晰?如何解决周边停车的拥堵问题?如何保证观众们的安全?成了协调会上反复提出的问题。

对萧山而言,这三年从来没有在如此大型的场馆,举办过这样群聚的活动——这是第一次,但不是最后一次。

之后,他们还将面临来自亚运会的挑战。

朱怿之希望借这场演唱会打出一个好的样板:一是借此对场馆硬件和团队协作进行进一步的考验;二是培养杭州人民对场馆的熟悉度和关注度:“当我们真正成功做出近万人的演唱会后,大家心里会有一个基础,这样才能够在之后应对更多、更大活动的需求。”

她的目标,是将奥体中心体育馆做成国内标杆型的场馆:“对标,甚至说超越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

演出正在复苏,生活早已重启,如今的杭州,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这三年让很多人重新审视人生,但这个节点也可能是一个华丽的转身,路途多样,星光灿烂。相信毛不易在杭州唱响第一个音符的那一刻,胜过金风玉露,会在油墨香中,以文字的形式被记住。

“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